(完结阅读)《离凰》(陆藏锋、月宁安)月宁安陆藏锋

男主是大将军陆藏锋女主是天才少女月宁安的原创古言小说《离凰》又名《月宁安陆藏锋》。天才少女月宁安,纵横商界,敛财无数,从无败绩,唯独在陆藏锋身上栽了大跟头。她嫁给陆藏锋三年,独守空闺三年,好不容易守得陆大将军凯旋归来,没能夫荣妻贵,却被甩了一纸休书。赔了财、失了心的月宁安,拿着休书及时止损,潇洒离去,却被人拦了路......什么?你是奉旨休妻,休书跟你没有关系?

001-004孤凰,月宁安

001休书,升官发财换夫人

咚......

被狠狠甩出门去的月宁安,从台阶上滚了下来,重重摔在地上,哇的吐出一口血。

你,你们......”她瞪大眼睛,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,不相信这些人,是奉了那个男人的命令,来驱逐她离开陆家的。

她是陆家名媒正娶的夫人,是战神陆藏锋的妻子。

陆藏锋怎么可以这样待她?

月宁安是吧?让你白白霸占了将军夫人的位置整整三年,你该知足了。我哥回来了,你作威作福的日子到了,快滚吧!”将月宁安丢出陆府的,是陆藏锋的堂弟陆飞羽,此人也是陆藏锋的左右手。

月宁安认识他,也知道他,正因为认识,正因为知道,她才震惊,她才难以置信。

我是陆家名媒正娶的夫人,不是你说赶就能赶的,你让陆藏锋来跟我说。”月宁安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抬手抹掉脸上的血。

她可以离开陆家,也可以被休,但不能接受被人毫无缘由地驱逐,被人丢出陆家。

陆家对她来说太重要了,陆藏锋这个夫君对她来说也太重要了。没有陆家的庇护,没有陆藏锋这个战功赫赫的夫君庇护,等待她的,必是血雨腥风。

而且,嫁入陆家三年,她对得起陆家任何一个人,尤其是陆藏锋!

你算什么东西?也有资格见我哥?这是我哥给你的,识相的,拿着休书赶紧滚蛋,别在这里碍我们陆家人的眼。”陆飞羽从怀中掏出一封信,甩在月宁安的脸上。

月宁安侧脸避开,却仍旧被信封划伤了脸。

啪”,信落在地,偌大的休书”二字,跃入月宁安的视线。

他要休了我?”月宁安眼眶一红,眼中泛起一层水雾。

被陆飞羽带人丢出陆家,重重地摔在地上,她没有哭,但看到休书,月宁安眼中的泪,终于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。

她以为她不会痛,她以为她嫁给陆藏锋只是为了报恩。然而,在看到休书的这一刹那,她的心却疼得厉害,也委屈得厉害。

她嫁入陆家三年,每月给陆藏锋写一封信,写了足足三年,从来没有收到他的回信。没想到,第一次收到陆藏锋的回信就是休书。

休书!

那个在婚礼上都没有出现的男人,在外征战三年,凯旋而归的第一件事,就是休了她!

升官发财死老婆。她没有死,所以便要休了她,好给别的女人腾位置,是吗?

像你这种逼死继姐,替嫁攀高枝的女人,不休了你,还要留着过年?”陆飞羽一脸鄙夷的开口,像是赶苍蝇一般:月宁安,你赶紧的走......我哥很快就要回来了,要让我哥看到你还在陆府,铁定恶心的不肯进门。”

皇上可是给了他密旨,要他在他哥进城之前,把这女人赶出去。

他昨天回来,跟兄弟们喝了一点酒,耽误了事,算算时间,现在他哥人都进城了,他必须赶在他哥回家之前,把这女人打发走,不然皇上肯定不饶他。

我没有!”月宁安低头,将休书捡了起来,眼神凶狠的瞪向陆飞羽:我没有逼死她,也没有替嫁!是她自己逃婚跑了!是陆家老夫人上门,代陆将军求娶我为妻!我是陆家明媒正娶的夫人!”

昨日,她满心欢喜,命下人好好打理将军府,迎接男主人凯旋而归。今日,她的夫君就给了她重重一击......

原来,在他心中,她这个未曾谋面的妻子,是逼死继姐,攀龙附凤的恶毒女人。

陆飞羽不屑地哼了一声:我哥不承认你,我哥承认的妻子只有相府的苏小姐。月宁安,你以为,你跟你娘嫁入相府,把苏小姐逼走,就能成为相府千金?就能嫁给我哥当将军夫人?你别天真了,也不看看你那满身铜臭的样子,你配得上我哥吗?我告诉你......赶紧的滚,别逼小爷我动手,我可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。”

哗啦......”一大盆冷水迎头浇了出来,浇水的小兵得瑟的卖好:飞爷,你看......我这招厉不厉害!”

啊......”毫不防备的月宁安,被浇了个正着,精心的装扮被水淋了个透,手中的休书飞了出去。

我的信......”月宁安反应过来后,不是担心自己,而是去捡那封,陆藏锋写给她的休书,写给她的唯一的一封信。

她要拿着这封信去问陆藏锋,问他凭什么?

凭什么休了她?

她月宁安做错了什么?

你有病呀,万一把休书淋湿了,你还要让将军再写一份不成?”陆飞羽也吓了一大跳,反手就给浇水的小兵一个爆栗。

他私下答应了苏含烟,要让月宁安难堪的离开陆府,可他能想到的,顶多就是把她丢出去,没想过让月宁安这么难堪。

这么欺负一个女人,他飞爷做不出来。

飞爷,我这不是,不是看她不肯走吗?将军快要进城了,他回来,要是看到咱们没把差事办好,还不得揍你一顿。”

小兵委屈的摸了摸头,看到月宁安一身湿,还不肯走,更加的嫌弃了:你这女人真是不要脸,我们将军都把休书给你了,你还赖在这里干吗?我告诉你,苏小姐命大,她没有死,被我们将军救了,在边境帮了我们将军大忙,与我们将军日久生情、两情相悦。我们将军是要娶真正的相府千金的,才不会娶你这个狠毒的女人,你识相的就快滚。不然等我们将军回来了,有你好受的。”

与苏含烟日久生情?竟然看上苏含烟那种假仙的女人,你们将军的眼光真好!嫁给他,算我眼瞎!”月宁安拿着休书的手一紧,在信封上留下重重一道水痕:陆藏锋在哪里?我要见他!”

她要问清楚,在她月宁安为他稳定后方,不惜下跪求人;为他与京中官员周旋,受尽委屈;为他筹措粮草,累到吐血的时候,他陆藏锋怎么有脸,跟苏含烟在边疆谈情说爱?

还有苏含烟!

当初是苏含烟自己毁婚逃嫁,还害死了她娘,逼得她月宁安无路可走,苏含烟她有什么资格取代她,成为陆藏锋的妻子?

陆夫人的位置,她可以让给任何人,唯独不可以让给苏含烟!

陆藏锋进城了是吗?

好!

她就当着全城百姓的面问清楚,他陆藏锋有什么资格休了她?

她不相信,彼时那个不远万里,把她父亲和兄长的尸首带回来的小将军,会这么对她。

她不相信,那个在她绝望无助的时候,出声安慰她,说不要哭,坏人会笑的小将军,会这么对她。

她不相信......

002狼性,不属于她了

月宁安抬头看了一眼陆府的牌匾,又看了一眼,站在台阶上耀武扬威的陆飞羽,重重地抹了一把脸,拿着休书转身就走。

湿漉漉的长发贴在背后,衬得她越发的狼狈,踉跄的脚步、瘦弱的身影,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悲怆与无助。

飞爷,咱们是不是太过分了?一群大老爷们,欺负一个姑娘家。”端着水盆的小兵,莫名觉得心虚。

将军可是交待了他们,一定要客客气气的把人请出去,把事情解释清楚。

他们倒好,什么也没有解释,像强盗一样把人拖了出来,飞爷更是过分,直接把人丢了出去。待到将军知道,会不会用军法处置他们?

陆飞羽也心虚,转念想到皇上的密旨,又挺直胸膛,硬气的道:过什么分,这才从边疆回来,你们就忘了含烟在边疆吃了多少苦了?要不是她,含烟一个大小姐,能被大辽人掳去当奴隶?”

陆飞羽越说底气越足,就在这时,陆府内,一个小丫头抱着一个硕大的包袱冲了出来:小姐,小姐,你等等奴婢。”

小丫头跑得又快又急,直接把台阶上的陆飞羽等人,撞了个仰倒。

啊......哎哟,哎哟......”陆飞羽更是倒霉,从台阶上摔了下来,也不知他怎么磕的,直摔得鼻青眼肿,那位手上拿着水盆的小兵更倒霉,牙给磕掉了两颗,血流了一脸。

在无人看到时,小丫头回头看了一眼,小脸凶猛异常:哼,让你们欺负我家小姐,打死你们!

小姐,小姐......”小丫头跑得极快,不过几步就追上了月宁安:东西我都拿出来了,我还给你拿了一件衣服。小姐,我们换上吧。”

不用!世人总是爱在弱者面前表现优越感,狼狈一点才能博人同情。”月宁安脸上已没有悲伤与愤怒,只有冷静与决断。

她脚步一顿,对身后的小丫头道:秋水,你回去后立刻清点我们手中的产业,除去胭脂、水粉的铺子外,其他的产业全部在天黑之前处理干净。不要在意银子,半卖半送的卖给与苏家、陆家没有关系的大人们。”

啊?小姐,我们手上的产业,少说也有上百万两,天黑之前根本处理不完,而且......就这么处理掉,这也太亏了。” 小丫头吓得一惊,险些把手中的包袱摔了出去。

月宁安停下脚步,横了小丫头秋水一眼:秋水,你以为没有陆藏锋,没有陆家的庇护,我能保得住那些产业?别说那些产业,我连我自己都护不住。”

这就是她的悲哀,也是月家的悲哀。他们月家人再会挣钱又如何?他们便是有滔天的富贵也守不住。

小姐......”小丫头眼眶一红,眼泪在眼中打转。

月宁安淡然一笑,洒脱至极:不过是些身外之物,不算什么。把产业处理完后,你们就把剩下的胭脂水粉铺子一分为二,再各加三万......不,五万两银票送去给陆二夫人和陆三夫人,告诉两位夫人,这是我这个前大嫂,为二姑娘和三姑娘准备的嫁妆。我被休出陆家,这笔嫁妆只能提前交给她们,希望她们能嫁个好夫婿。”

小姐放心,奴婢一定会办好。” 小丫头眼中的泪,终是落了下来。

她的小姐呀,这个时候还在为陆家着想......

小丫头眼中的酸涩还没有收回,就听月宁安又说:之后,你再去找陆四夫人,告诉她,她的好儿子陆飞羽把我丢出陆家,不承认我这个大嫂,大小姐那份嫁妆就恕我没有办法准备了。另外,再把陆四夫人这三年,从我手中借走的银钱、从铺子里拿走的物货价格整理出来,送去给陆飞羽,让他三日内如数还上。还不上,我这个外人,就要去衙门告他受贿了。”

她很期待,在另外两位小姐的巨额嫁妆对比下,这位大小姐心里能不能平衡?又能找到什么样的好人家?

小,小,小姐......” 小丫头惊得都结巴了。

她们在陆家三年,很清楚那位陆四夫人有多爱财,小姐这么做,不是在剜陆四夫人的心吗?

太狠了。

可是,好爽,怎么办?

没有人能在欺负了我月宁安之后,还能占便宜,我是商人,我最讨厌吃亏。”月宁安眸色微冷,不过转瞬即逝,很快就恢复如常,低声问道:对了,今日护防的人是谁?”

是程叙程将军。”小丫头抱着一个大包袱,跟在月宁安身边,却一点也不吃力。

他有什么喜好?”

他个人好马,他夫人倒是好金银玉器。”小丫头飞快的答道,疾步行走并不影响她的思维。

有喜好就好,让常天用兵器、用珠宝给我砸出一条路来。半个时辰后,我要见到陆藏锋,在大街上,在全城百姓的面前。”月宁安的脸上,闪过一抹决绝。

她月宁安不好过,占了她便宜,转身捅她一刀的陆藏锋、陆飞羽和苏含烟也别想好过。

她月宁安便是无父无母,也没有人可以欺负她。

他们必须得付出代价!

小姐,要不......我陪你去吧?”小丫头心中一跳,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我不需要任何人陪!他们说我月家养儿如养狼,我是月家养出来的孤狼,孤狼只能自己去战斗。”月宁安闭上双眼,掩去所有的情绪,步伐坚定的往前走。

她月宁安,从不吃不明不白的亏,她要为自己讨一个公道!

走在大街上,看着街边热闹的人群,听着周边的人议论陆藏锋如何英勇,月安宁只想笑......

当初,陆老夫人上门求娶时说得多好听?

她为陆家稳定后方,陆家为她提供庇护,让她这个孤女可以在京中站稳脚跟,保她在大宋不被人欺负,可这才多久?

三年!

现在陆藏锋得胜归来,不需要她这个钱袋子了,就一脚把她踹了,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。

这人,怎么可以这么无情?

月宁安一步一步朝城门口走去,泪花在眼中打转,却迟迟没有落下来。

约莫半个时辰后,月宁安到了城门口。禁卫军三步一岗,长枪挡在两侧,守卫森严,街道两旁挤满了百姓,人山人海,人声鼎沸,朝即将进城的大将军不断欢呼。

踏踏踏......”马蹄声响起,月宁安抬头望去。

只见当年那个俊美而稚嫩的少年将军,已蜕变成为成熟稳重、强大冷酷的大将军。

他坐在马背上,身姿挺拔,俊美的容颜在冰冷的铠甲衬托下,显得异常夺目,将身后的众人衬托成了可有可无的背景。

许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缘故,他身上带着一股迫人的杀气与威慑力,叫人不敢直视。

月宁安看着他,目光充满怀念与不舍......

这是她的小将军,她守了十年的男人,她放在心尖上的男人,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的男人。

现在,他回来了,却已不再属于她。

003承诺,相见不相识

陆藏锋!”在大军进城,走到跟前时,月宁安毫无预兆的冲了出来,张开双臂,挡在路中间:陆大将军!”

男人策马前行,如同一道寒芒,划破虚空的静寂,出现在空无一人的长街上,他身后跟着雄兵万千,但此刻他出现在大街上,他就是唯一!

无论是两旁喧闹的百姓,还是他身后杀气腾腾的战士,在男人面前都化为虚影,化为背景。

男人抿着唇,目光坚定,策马前行,强大而自制。与身后所有的人拉开距离,冷漠而骄傲,周遭的一切都入不了男人的眼,也不配进入他的视线。

但此时,他的眼中突然出现一道人影,一道女子的身影......

陆藏锋眼眸微动,看着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女人。

两旁围观的百姓,也睁大眼睛,看着这个突然出现,破坏了他们眼前美好画面的女人。

啊......”围观的百姓吓得闭上眼,不敢再看。

要死人,要死人了!

这个女人,居然不怕死!

陆藏锋看着离他的马,只有半步距离的女人,眼中闪过一抹赞许,在马蹄即将踏上女人的刹那,陆藏锋拉住了缰绳。

吁......”马蹄飞扬,半立了起来,月宁安吓得闭上眼,她能感觉到,有一道黑影朝她扑来,可她没有后退半步!

狭路相逢,勇者胜。这个时候她不能退,一步都不能退。一旦退了,气势就弱了大半,也就失了先机。

她可以示弱,但要她坐在地上,哭天喊地的哀求,她月宁安做不到。

吁......”陆藏锋身后的将士们反应也快,在陆藏锋扯缰绳,控制住前行的战马之后,他们胯下的马也在同一时刻停了下来。

唰”的一下,所有的战马都停了下来,所有的士兵都止住了脚步,整齐划一,如同画面定格,如同时间凝固。

这就是有着战神名号,国之利刃之称的陆藏锋,他带出来的兵和他一样,锋芒毕露,又锋芒尽敛!

天啊!好厉害。”看热闹的百姓,本以为会看到一场血流事件,不想竟是轻易的被陆大将军化解了。

不愧为陆将军,太厉害了。”

他带的兵也厉害,你看看,一个个都不慌不乱的,太强了,难怪能把辽人打得落花流水。”

月宁安,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呀。”茶楼上,有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坐在窗子边,饶有兴致的开口。

他手持一个天青色的茶杯,手腕微动,茶水在杯子里来回打转,却没有洒出半滴,潇洒得很。

他嘴里在说陆藏锋,眼神却落在月宁安身上......

月宁安似有所觉,正欲抬头,却听陆藏锋开口道:你是谁?”

男人的声音很好听,低沉厚重,让人耳尖不由得一怔,可男人嘴里吐出来的话,却让人打从心底发寒。

你是谁?

月宁安一怔,忘了去看那道视线,她错愕的看着陆藏锋,眼中的泪终是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。

我是月宁安。”月宁安瞪大眼睛,被泪水洗涤过的双眼明亮异常。

她看着陆藏锋,眼中有震惊、有错愕,还有一丝无法言说的悲伤。

少年相识,夫妻三载,却是相见不相识。

真是可笑,又可悲。

月宁安?三年前嫁入陆府的月宁安?”陆藏锋端坐在马背上,没有动。

这世间,极少有能让他动容的人与事。

月宁安,自然也不会例外。

是。”月宁安抹掉脸上的泪,努力露出一抹笑。

哪怕陆藏锋休了她,她还是想让陆藏锋看到她的美。

她月宁安,配得上陆藏锋。

你有何事?”陆藏锋五观冷硬似刀削,与时下汴京男子的风流肆意、俊美温柔不同,陆藏锋刚硬冷傲,鬓若刀裁,身上有着汴京男儿没有的沧桑与硬朗。

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。

你刚刚休了我。”月宁安举起手中的休书,坦然与之对视。

这个男人,冷硬俊美、强大自信、正气凛然,如同盖世英雄,带着赫赫战功凯旋而归,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休了她,甚至进城与她见一面都等不及。

啊?”看热闹的百姓,本以为是哪个女子痴迷陆大将军,冒死冲了出来,不想竟是陆大将军的妻子,一个个顿时兴奋极了。

刚刚?”陆藏锋看了一眼月宁安手中的休书,眼眸微变,随即冷酷的道:三年前,本将军也没有娶你。”

看样子,皇上没有给他说不的机会,先一步下手了。

但我嫁进了陆家,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?”虽然早已知道,这个男人心中没有她,但听到他亲口说出来,月宁安的心,还是忍不住阵阵揪痛。

她等了十年,盼了十年,他在她心中完美的如同神祗,她将他的点点滴滴镌刻在心,无数次幻想两人相见的画面,然而......

真正相见,他却亲手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,将她从天堂打入地狱。

这个男人,真狠,偏偏她无法怪他。谁叫,这一切都是她月宁安的一厢情愿。

陆藏锋淡淡道:所以,你拿到了休书。”三年前,月宁安不是他娶进门的。三年后,月宁安也不是他休出门的。

很公平!

一封休书,你就要抹杀我这三年来的付出吗?”她所做的一切,就只值一封休书吗?

想用一封休书打发她,转头与苏含烟卿卿我我,陆藏锋是在做梦!

她月宁安从十岁开始,就没做过亏本的生意。

陆藏锋皱眉问道:你付出了什么?”每月一封的信件吗?

我......”月宁安张嘴欲言,转念想到她与苏家的约定,想到朝廷那些人,明里暗里的警告,只得生生将到嘴的话咽下。

她最恨为人作嫁衣,为了陆藏锋,她连自己最厌恶的事都做了,却不能告诉她,真是可悲。

我为你守了三年,我替你送走了老夫人,为她守了一年的孝,这些你能否认吗?”她为陆藏锋跪下来求过人;她为陆藏锋累到吐过血,她为陆藏锋一针一针做衣衫,扎得满手是血,她为陆藏锋做了那么多,那么多,可她不能说......

苏家,苏含烟!

她想让娘亲与爹爹合葬,想他们一家人死后还能在一起,就是不能说,死也不能说。

不能。”陆藏锋看着月宁安通红的眸子,面露不解。

他有一种直觉,这个女人似乎对他隐瞒了很多,很重要的事,而这些事很有可能,是皇上在他进城之前,下暗旨让他休妻的原因。

不过,这些都不重要。

一个女人而已,他并不在意。

皇上替他休了,那便休了。

我为你守了三年,你一回来就休我,我为你误了花期,毁了名声,你是不是要赔我三年?”月宁安的心一揪一揪的痛,但她还是冷静的与陆藏锋谈判。

她是月宁安,是商人,眼见这桩生意要亏本了,她除了及时止损,自然还要给对手一击。

而且,她今天也不得不这么做!

你要本将军怎么赔?”陆藏锋的眼中闪着寒光,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月宁安,如同盯着猎物的猛兽。

这个女人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,不仅敢直视他,还敢跟他讨价还价。

如若不是皇上先一步替他休妻,陆家有这么一位夫人坐镇,倒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可惜了......

我因为你误了三年,你赔我三年。三年内,你不许娶妻,不许纳妾,不许订婚,不许与女子谈风月,除非必要,不许与无关的女子接触。”苏含烟已经二十一岁了,三年后就是二十四岁,便是她能等,苏家也不会让她等。

苏含烟想要嫁给陆藏锋?

做梦去吧!

她月宁安即便身陷地狱,那些人也别想干干净净的活......

004宿命,像头狼一样去战斗

不许娶妻,不许纳妾,不许订婚......

一连五个不许,月宁安说完后,就看着陆藏锋,等着陆藏锋的回答。

不许?这世间除了皇上,没有人敢对本将军说不许,你......很大胆。”陆藏锋高深莫测的开口,眼眸轻扫,视线从左侧的茶楼滑过。

这条街上,所有的人都在看他,但茶楼上那个男人的目光,与所有人都不同。

那个男人,看的是月宁安。

月宁安毫不畏惧的迎上陆藏锋的视线,陆大将军,我就问你,你能做到吗?”

她要不是胆子大,早就被逼进狼窝了,坟头上的草说不定都有人高了。

三年内,本将军不会娶妻也不会订婚,你满意了吗?月宁安。”他本就无意娶妻,三年前如是,三年后亦然。

不过......

他怎么觉得,陆大将军这四个字,从这个女人嘴里说出来,带着浓烈的嘲讽意味?

啊?”陆藏锋此言一出,街道两旁的百姓不由得惊呼一声。

陆大将军已经二十有五,三年后再谈婚,那不得二十八了?

到时候,去哪里找合适的姑娘?

而且,陆大将军可是武将,时刻要上战场的,这三年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,不留个后,这,这......

陆家要断香火呀!

不要呀!”坐在两旁茶楼上的贵女,听到这话,更是不顾矜持的大喊出声:陆大将军,不要呀......”

陆大将军果然是性情中人,我喜欢。”在两旁茶楼悄悄看陆大将军的,除去贵女外,还有青楼的头牌、名妓。

在大宋,青楼头牌、名妓地位颇高,这些姑娘一个个能诗善歌,多才多艺,走出去有无数的才子追捧,同样她们也有自己追捧的人,比如国家英雄陆藏锋陆大将军。

咱们陆大将军身上,就没有盈盈不喜欢的。”同行的妓子,笑着打趣那女子,同时提醒道:盈盈,你不是请柳先生做了一首词,又亲自做了曲子,要唱给陆大将军听吗?你快唱呀,再不唱,陆大将军就要走了......”

我唱一曲就算不是价值千金,也是万人捧场。没银子又没人捧场,我才不唱。”名叫盈盈的名妓,一身水蓝衫裙,冰清玉洁,肤白如玉,五观精致如同笔描,朱唇不点而红。

她娇嗔地斜了同伴一眼,扭头,看着楼下对峙的一男一女,不由自主地咬了咬唇。

底下那位可是她的东家,她哪里敢当着东家的面,给东家的夫君,哦不对,是前夫君唱情歌,她还没过够万人追捧的生活呢。

底下,达成所愿的月宁安,朝陆藏锋福了福身:我很满意,多谢大将军的赔偿。”

三年换三年,这笔买卖虽然亏了,好歹收回了一点本,她真的很满意。

月宁安低下头,努力忽视掉心中的绞痛,还有那几欲夺眶而出的泪珠。

陆藏锋,她的少年,她的夫君。从今天起,他们之间再无瓜葛,再见他们只是熟悉的陌生人。

陆藏锋,她的小哥哥,她的信仰,她的救赎,她的希望。当初,她怎么一点一点将他刻在心上,从今天起,她就怎么一点点将他挖掉。

月宁安弯下的腰,久久没有直起来,泪珠一颗一颗从她的眼眶落下,笔直摔在地上,碎得粉碎......

从今天起,她就不再是大将军夫人,她月宁安就只能是月家大小姐,月家养的狼,月家下一任家主候选人之一。

从今天起,她就要重走父亲和兄长走过的路,像头狼一样去战斗。

十年前,她天真的以为,她离开月家,就逃离了月家人的宿命,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,汴京的苏家给了她狠狠一巴掌。

三年前,她天真的以为,她嫁入了陆家,就避开了月家人的宿命,可以和普通姑娘一样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,陆藏锋却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。

她的父亲,她的哥哥,她的母亲,用生命帮她挣脱月家人的宿命,到底还是没有挣过命。

月宁安弯着腰,久久没有起身,任由眼泪一颗一颗落下......

她控制不住眼中的泪,控制不住心中的悲伤,唯一能控制住的就是不抬头,不让人看到她眼中的泪,不让人有笑话她的机会。

陆藏锋的耳力远超常人,众人只看到月宁安弯腰不起,陆藏锋却听到了她在落泪。

陆藏锋深深地看了月宁安一眼,随即策马,从月宁安身边走过。

他突然很想知道,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入了皇上的眼,让皇上冒天下之大不韪,下暗旨要他休妻?

哒哒哒......”陆藏锋身后的士兵也骑着马,从月宁安身边绕了过去,一个个目不斜视,连一个偷看月宁安的人都没有,也就没有人看到她在落泪。

很快,大军就从月宁安身边走了过去,空荡荡的路中央,只剩下月宁安一个人,孤独的弯着腰,站在那里,如同雕像,一动不动......

看热闹的人,看了月宁安一眼,有人面露迟疑,随即果断丢下月宁安跟着大军往前走,去看热闹了。

听说皇上在宫外亲迎大将军,我们快跟过去,说不定还能一睹龙颜。”

快走,快走......”很快,人群就散了大半,而这时,月宁安也平复了心中的悲伤与委屈。

她缓缓直起身子,站在路中央,抬手,细致而缓慢的抹掉眼中的泪,而后露出一抹灿烂而明媚的笑。

一切都结束了。

一切都将重新开始。

最坏的结果,不过是回到月家,和所有月家人一样,厮杀十年罢了。

十年时间很快的,她花了十年等陆藏锋,将陆藏锋一点点刻在心尖上.接下来,她就用另一个十年,忘掉陆藏锋,将陆藏锋留在她心中的印迹一点点抹去。

月宁安,果然是个有意思的人,不枉费本座等你十年、拆你姻缘。”茶楼上,戴着面具的男子,看着月宁安脸上的笑,目光炙热。

他随手在桌上敲了一记,空气突然浮动,一个全身被黑衣包裹的人,悄无声息的跪在男人脚边,姿态谦卑,恭敬异常。

男人连个眼神也没有给黑衣人,将手中的杯子随手一丢,邪肆而玩味的道:去,把月宁安给本座请上来。”

他看着长大的女孩,终于要见面了。光想想,就叫人全身血液沸腾......

开始阅读

相关资讯

(全本阅读)《青山如远戴》彦少空戈青釉完结版在线阅读(完结)(现代言情)她被劈腿了小说-她被劈腿了完整章节阅读(连载)此生黄泉不见小说免费阅读-李朝歌顾明恪风眠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(最新)真千金是全能团宠文清一徐曦by宜轩章节抢先阅读(全章节阅读)萧然完整版-萧然秦月茹完本阅读(精彩章节阅读)此生黄泉不见免费-李朝歌顾明恪风眠结局阅读(全本阅读)水神妃夙曦玄苍漫烟阅读-水神妃夙曦玄苍漫烟全本(精彩章节阅读)这一生舍你其谁小说完本免费阅读(完本阅读)山林中的战斗小说完本免费阅读(最新阅读)李天宇免费-李天宇刘蔓绮结局阅读(完本阅读)这一生舍你其谁小说阅读-凌菲柔沈兴墨全本(全本免费阅读)隐身保安混花都小说阅读-张易许嘉允by桃子卖没了小说完整章节(全本)柳三娘楚砚小说-柳三娘楚砚全章节阅读(完整全文)纵横仙帝在线阅读徐生郑天-纵横仙帝小说结局(最新章节)《最强女主复仇》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陆酒厉北承小说阅读(全本)傲婿医尊全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方回天程忆晴完结版(免费阅读)(春秋九灵)季天南宫依然全章节阅读(完整全文)重启1985盛天刘芊羽by小成小说免费阅读(全本免费阅读)唐初宋哲修小说在线阅读-唐初宋哲修小说完结(全本)唐初宋哲修小说-唐初宋哲修全章节阅读(最新)林月华江凤御最全章节阅读(全文)主角是赵沐笙墨修桀的小说《你凭什么比她们还贵》全本免费阅读(全文阅读)古帝重活小说免费阅读-古帝重活全本(完本阅读)《爹地宠妻不能停》(沈延、姜秋白)姜秋白沈延(免费阅读)皇朝太子夏子辰夏子辰金兰梦全本精彩内容免费阅读(全文阅读)主角是苏子余君穆年的小说 《毒妃不好惹》 全本在线阅读(全文阅读)国民幼崽是团宠小说免费阅读-国民幼崽是团宠全本(全章节)(岳青婴三殿下裴元灏)小说免费阅读-岳青婴三殿下裴元灏全本(全本小说阅读)赵默赵依仙抢先阅读-恰灵小道著(全本免费阅读)初亭月原煜原延最全章节阅读(全本)白柠傅宸鬼面小说全集在线阅读(精彩章节阅读)夏如卿赵君尧小说-赵君尧全本阅读(最新章节阅读)吃货的宫斗生活by半枝雪在线阅读(免费阅读)人皇葬天小说全本在线阅读(完整阅读)热血逆天热门在推-(热血逆天)最新阅读(完结)《她被劈腿了苏颜欢》小说全本阅读 《她被劈腿了苏颜欢》最新章节目录(最新阅读)主角是温念宇文川的小说《且留人间一点心》全本免费阅读(完整全文)你是我独守的暖小说阅读-凌枫玥沈晋弘全本(完整免费阅读)你是我心的归宿辛甘程究全章节阅读(完结阅读)颜以彤季长星楚文最全章节阅读(全文)重生之后我成了大佬心尖宠(南风)全本预览-重生之后我成了大佬心尖宠小说(阅读最新章节)凌阳霍晚婷迟木逃婚到军营乔庭全本阅读(最新章节)掌心娇宠小说全本在线阅读(完整全文)宁溪冷枭爵抢先阅读-南风著(最新章节)林小枝杨子豪陈泽抢先阅读-刘小谦著(全章节阅读)主角是沈无崖沈无涯叶轻舞叶清舞的小说在哪看(完本阅读)霸爱成瘾欧少的复仇娇妻by瘦小楼小说-韩以沫欧祺然免费阅读(全本阅读)秦武林婉儿秦思思by江河滔滔免费阅读(全本)穿书穿成了首辅的炮灰原配整本阅读-穿书穿成了首辅的炮灰原配完本观看(全章节阅读)真假千金顾娇娘顾娇萧六郎小说阅读 真假千金顾娇娘文本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