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他是教会的实验品。被圣光洗礼,被接种异血,被安装上毒蛇的尾巴与獠牙、嵌入鹰的羽翼。但他是一个失败的实验品。被信仰抛弃,被贵族观赏,被虔诚的信众当成捕捉到的魔鬼、作为宣教的玩物。在一次围剿异端的动乱之中,阿诺因逃了出去,在无人的密林中披上巫师的斗篷,逃离控制,遇到了一个残疾的骑士。除了美貌一无所有的废物实验品,与力量源自圣光的瞎眼骑士相依为命。阿诺因不敢触碰他,不敢靠近他,不敢被圣骑士发现这具畸形的身体,却不知道对方目不能视的躯壳中,装着刚刚复苏的、神明的灵魂。只不过,这是个邪神。2.祂的恋人,本该是个弱小的菟丝花。但这朵撕开庇护的花朵,一步一步地将苦难踩在脚下。他素来纤细的手指,竟能摘下巫术的桂冠。祂的恋人、祂的信徒,坐在至高无上的地方,对一位可怖的邪神索取一个吻。如同一场渴爱的献祭。1.HE。凯奥斯是攻。攻本体不是人,长得有点奇怪。2.和平看文,求同存异,离别不需相告,有缘自能再会,没有什么比你的快乐更重要。3.有副cp,bl/bg/gl/gb都有可能出现。4.全文架空,作者才疏学浅水平有限,感谢阅读=w=。————爱与和平的预收分界线————《帝师死后第三年》他是谢玟最后一个任务,最后一场雪,最后一场事关生死与爱恨的战役。任务结束,谢玟挣脱穿书系统,重返自由。他再也不想为人付出,不想翻搅风云。而在假死隐遁的第三年,却迎来了当初那个丢了半条命也养不熟的狼崽子。狼崽子朝他夹起尾巴,眼睛布满血丝,他说自己错了,说不要抛下他,老师。谢玟指了指手腕的伤痕,温和低语着:你要我死的时候,不是这么说的。/帝师谢玟,本朝最大的奸臣邪佞,逾矩摄政,诛杀忠臣,胁迫天子。后来,皇帝为他平反,一切真相大白,文武百官为他重新举哀送行。可是,这有什么用呢?帝师死后第三年,万人之上的九五至尊,彻夜困在梦魇中。他梦到自己将老师按在龙榻上的日夜,如霜的腕上印着齿痕、渗着血。梦到谢玟痛得颤抖的呼吸,每一声都钻进骨子里,勾着他的瘾。这份着魔,醒悟得太晚。1.从火葬场开始。2.1v1,万人迷受,又苏又美,皇帝小狼崽子攻,不换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