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接档文《禅院与特殊的赌马技巧》求预收!作者坑品有保证!]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「这次你打算用掉谁?」——那个人问。「虎杖吧,我和他最近的关系比较好。」——他回答。足踏,土造,弓构,内起,张弓如月。空虚的弓弦当中,逐渐浮现出箭的影子。伴随着弓箭离弦而去,关于虎杖悠仁的记忆,从他的脑海当中彻底消失了。出身京都的一级咒术师的场灼为了祓除某个咒灵前往东京,而他高中时代最强的同期,叛离伙伴成为诅咒师的旧友,以及一切尚未被燃烧殆尽的羁绊,正全部都等在那里。——还有他提交了十一次均被驳回的特级晋升申请函。有人说,爱是这个世界上最扭曲的诅咒。“——但没关系,你是唯一不会被诅咒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