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日更,下午六点]林争穿进了一本甜宠文里,成了里面性格木讷、不善言辞、经常被人欺负,又暗恋了主角攻十年的悲惨炮灰受。主角之间是一条甜宠线,但在他这,就是一条妥妥的虐文线。按照剧情,他和主角攻在一起过一段时间,但在两个月后,主角攻和主角受相遇之后,他就会被主角攻无情抛弃,然后在众人的嘲笑中远走他乡,一个人过完悲惨的人生。他穿进去的时候,正好和主角攻在恋爱。——见他手里拿着花。众人:“听说这花是他死缠烂打,最后顾大少爷不得已在路边随手给他买的。”——见他独自等公交。众人:“肯定是他惹恼了顾少爷,顾少爷受不了才不管他了。”——看到他一个人从电影院出来。众人:“我听说顾大少爷正在追求吴家的小公子,估计是对他玩腻了。”然而——花是顾霖推掉了工作亲自去花店里精心为林争挑选的礼物。独自等公交是因为顾霖惹到了林争,林争坚决不上顾霖的车,最后顾霖开着车在他后面跟了一路。一个人从电影院出来是因为林争说冷,顾霖提前回车上给他拿外套,在他们没看到的时候,顾霖边心疼地替小爱人捂着手边把人按在怀里亲吻。众人:“等等,不是说好的虐文线吗?!”-虽然顾霖对自己很好,但林争发现,就算小事上会有所改变,但和主角有关的重要剧情线似乎是不会改变的,所以他估计,两个月后,顾霖遇到了主角受后还是会把他抛弃。所以一不做二不休,林争决定在顾霖遇到主角受的前夕先把顾霖抛弃,拿上东西远走他乡。是夜,有人看到林争带着行李箱离开了顾宅。那人:“我就说吧,顾大少爷只是跟他玩玩而已,现在玩腻了把他抛弃了也不奇怪。”几天后,那人看到顾大少爷脸上布满疲惫,一双眼里满是血丝,吩咐下去:“继续找,就算把地球翻过来也要把人找回来!”那人:“……完了,这哪是玩腻了,这是已经把人刻进骨子里了!”随心所欲小可爱受vs只对自家老婆温柔的狠厉大佬攻#论狠厉大佬如何宠着自家随心所欲到处崩人设的小乖乖##我把你当爱人,你却在计划离开我#小剧场——林争:“分手吧,我对你没感情了。”顾霖:“不分。”林争揪起对面人的衣领:“你分不分!”顾霖在闹别扭的小爱人的嘴上亲了一下:“不分。”1.苏苏爽爽,又甜又宠2.轻松向,沙雕欢乐又甜美,来吃糖呀3.求收藏~————接档文:《厌男症而已问题不大》(沙雕欢乐小甜文,求收藏呀~)文案:言其作为一个网上都搜不到名字的三十八线小艺人,被生活所迫应聘成为了一家知名公司老板的生活助理,不知道为什么,第一次见面对方就把他当成女孩子并很坚定他就是女孩子。言其以为这是雇主的癖好,由于急需用钱,便开始了和雇主的角色扮演。可后来他才知道,这特么哪是扮演,雇主就是把他当成女孩子了!然后还从别人口中得知,雇主有很严重的厌男症。此时,言其看着将自己抱在怀里揉揉捏捏的雇主,心想完了。可终究纸还是保不住火,雇主最终还是知道了他的男生身份。言其原以为两人相处了那么久,这么深厚的感情已经足以打破一切障碍,可在他看到沈延看向自己冰冷嫌恶的眼神时,他才明白他想错了。最终,他狠下心决定,要将沈延放弃…………放弃……放弃个屁!言其:“狗男人骗走了老子的心还想明哲保身,想屁吃呢!”厌男症是吧,不习惯是吧,好,那就从今天开始习惯,先从每天说一百句“老婆我爱你”开始!于是,言其每天定着闹钟开始监督沈延,早上出门一个我爱你,中午电话一个我爱你,晚上回来一个我爱你。后来,言其作为替补艺人参加了一个直播。其中有个要用私人手机给[全国最有魅力的ceo榜]榜首打恶搞电话的环节,其他艺人不敢得罪这位大人物,纷纷将言其推出来当挡箭牌,结果言其刚把电话拨通,那边的人才睡醒似的迷迷糊糊就来了句“老婆我爱你”,直播间里的嘉宾和观众瞬间炸开了锅。再后来,言其被沈延抱在怀里亲得眼泪汪汪。言其:“混蛋,不是说讨厌男人吗?”沈延亲住言其:“嗯,讨厌,但不妨碍我很爱你。”小剧场——主持人:“请您说下和沈总婚后的新婚感想。”言其微笑:“没什么感想,就希望他以后多工作,多吃清淡蔬菜,清心寡欲,晚上最好别回家。”当晚,沈延早早回家,把人好好伺候了个遍,他最爱他家这个口是心非的小狐狸了。某小狐狸:“你才口是心非,你全家都口是心非!”沙雕欢脱小可爱受vs不小心被老婆带偏的高冷总裁攻沙雕欢脱向,就一个字,甜!(悄咪咪求个收藏~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