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下本开《裙下臣》,专栏可预收】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本文【文案】黎筝二十二岁那年,喜欢上傅成凛,他是她小叔朋友。生日当天,小叔送给她一家公司的股份当礼物,公司老板恰好是傅成凛。她开始打小算盘,想以股东身份“潜规则”傅成凛。傅成凛提醒她一个残酷的事实:“你只持有0.1%的股份,这点股份可以忽略不计。”黎筝:“......”之后发生了什么,只有助理知情。那天黎筝来找傅成凛,离开后,傅成凛让助理买口罩。助理发现老板的嘴唇被咬破,肿了。老板一连戴了好几天口罩。而黎筝再也没来过老板办公室。后来他才知道,黎筝跟老板表白,老板拒绝了她。半年后。黎筝戴着钻戒,出现在傅成凛生日派对上。她浅笑,像把温柔刀,“傅叔叔,生日快乐。”傅成凛:“......”他眼底幽深,跟她对视半晌。派对结束,黎筝被傅成凛揽在身前,“你不是想潜规则我吗,给你潜。”随后把她手上那枚碍眼的戒指摘了,低头在她唇上落了一吻。回应他的是两杯红酒,从头浇下。--牌局上,朋友们幸灾乐祸:听说你被人泼了,谁胆子这么大?傅成凛觑着朋友,没吭声。朋友接着道:黎筝要订婚了。傅成凛把手里的牌一扔,起身就走。朋友对着他背影:你干嘛去?不打牌了?傅成凛:抢人去!一篇甜文。我的微博——梦筱二~﹡~﹡~﹡〖.存稿新文*裙下臣By梦筱二.〗﹡~﹡~﹡~﹡~﹡~*~﹡~﹡~﹡~【文案】沈棠决定跟蒋城聿彻底断了,她把放在他别墅的所有东西打包到出租屋。蒋城聿:“你这是又闹哪一出?”沈棠:“没闹,就是想结束这种关系。”蒋城聿看着她,“那你想要哪种关系?”沈棠:“合法夫妻。要是哪天你来求我,让我嫁给你,兴许我会考虑一下。”蒋城聿忽然笑了,让他求着她嫁?野心还不小。他不婚,谁都不会娶。--朋友知道沈棠和蒋城聿闹崩,替她惋惜,“能认识蒋城聿那个圈子的人,太难,你怎么舍得放弃?”沈棠没吱声。就是因为太难,像海市蜃楼,他也不会给她婚姻,所以发现自己越陷越深后,何必作茧自缚?--彻底断了关系的第二年,沈棠在生日那天接到蒋城聿电话。蒋城聿能屈能伸:“棠棠,嫁给我吧。”沈棠:“行啊,等一下,最近追我的人太多,我看看你排到多少号了。”中间停顿数秒,“蒋总,你是第250号,记得自己的号,到了我会通知你。”~﹡~﹡~﹡〖.好友新文*乖乖等你来By橙墨沫.〗﹡~﹡~﹡~﹡~﹡~*~﹡~﹡~﹡~【文案一】:许沅的朋友圈都知道她喜欢陶知初这事。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。没想到有一天,这姑娘突然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她跟韩叙么么哒的照片,跌了一票人的眼镜。朋友圈炸了:一见面就吵翻天的小霸王花和霸王龙?怎么可能!许沅捶胸:是啊,怎么可能?!脸可真疼!韩叙温柔笑:乖。一脸懵的陶知初:说好的爱我么么哒呢?【文案二】:一次聚会,朋友问韩叙:“听说许沅对陶知初表白又失败了?”他勾唇笑了笑:“她啊,霸道、任性、臭脾气,陶知初要是看上她就是眼瞎。”朋友心想:也是,他跟许沅向来水火不容,能从他这儿听到好话才是见了鬼了。结果,不到一个月,韩叙就用实力证明了什么叫“眼瞎”。朋友:呵呵。PS:这就是一个互相打脸真香的故事。